在我的工作室裡有個大燈箱,上面擺著滿滿的底片,雜亂無序,我時常一個人坐在那兒整理篩選。我的代表作「月世界」系列也在其中,沿著「月世界」看下去,我發現一張讓我勾起早年青春往事的回憶;那就是 1964 年帶著台灣第一位裸體模特兒林絲緞,在高雄「月世界」拍的黑白裸體作品。

當時的我怎麼想也想不到,這些底片會隨我飄洋過海到美國,多年後又被我帶回台灣。找到這張底片時,我面對著其他成千上萬張未發表過的影像發呆,心中感到惋惜與遺憾,尤其是在 1979 年浪遊歐洲及北非時所拍的影像。

我今年已邁入 83 歲,對當年那段行旅往事,腦海中多半是輪廓模糊的「印象」,當然我還記得很清楚拍攝「等待維納斯」的過程,可是在那之前或之後所拍的好多照片我就無法一一述說了。所幸近年拜科技進步所賜,我這些未曾發表過的底片得以透過掃描與電腦幫助我拼湊出當年浪遊的全貌,讓看到這本書的讀者,可以和我一起再度漫遊,在我的攝影生涯中,原本已經泛黃卻是非常重要的回憶。

1967 年我赴美發展,在經歷一段不安定的生活後,我在具有風潮指標的紐約定下,成為一名時尚攝影家。穿梭在忙碌的大蘋果街道與競爭激烈的攝影棚之間,拍著當時世界最美的女孩們和最繁華的都市景象。當時的我與紐約甚至全球都充滿著欣欣向榮的氣氛;繽紛耀眼的生活既眩目又誘人,也觸發我不斷按下快門的慾望。「風尚」、「美洲風情」、「蘇珊的假期」都是在這時期拍攝的作品,現在當我透過電腦螢幕再度觀賞這些作品時,我確信我還是那個充滿朝氣的柯錫杰。

2011 年我完成了一個全新,卻在腦海裡想了很久的創作計畫,名為「伊甸樂園」。大約是在幾年前,我買到一本澳洲的風景攝影集,焦黑的木林、沼澤、怪石、奇樹、這片粗礦荒野大地,讓我聯想出創世紀時的地球樣貌,我為此好幾天無法入眠。對我來說單拍這類的大自然風景,並無法太滿足我所渴望的創作效果。因此透過友人熱心協助,在當地找了一對情侶、一家人、一位年輕女士、還有一對母女,他(她)們對裸體拍攝毫無經驗,但卻應允為我的創作全力配合,讓我極為感動。這些「素人」跟以前在紐約拍的專業女模,在外表上有著極大的不同,可是兩者對我來說都是「美」。

因為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出現皺紋也好,贅肉也罷,全都是老天爺所賜,「自然發生」的現象,那也是歲月累積的另類美。「伊甸樂園」便是我腦海中的理想國,在這裡不分年齡、性別,人人皆平等自由,勇於追求與挑戰。

在澳洲進行拍攝時,有一天我們一行人到了一座巨大石頭山的山腳下, 當時很想上去看看上面的景色,在幾位壯丁助手的上拉下推之下,終於攻頂成功。剎那間回想起年輕時的自己,頓時所有的激情、快樂、感傷的情緒湧上心頭,於是我朝著這片遼闊的大地大聲喊出:「I’m 82 years old」,好像全世界都聽到了!

這本《印象未曾見》對我而言就像是一本影像回憶錄,滿心期盼大家與我一起回望過去豐實的年代,同時也一起尋找並創造未來美好的時光。

最後,我要感謝大塊出版社,及所有投入這本書努力完成的人,讓我的人生在這個階段減少了遺憾,並慶幸那些埋藏許久的底片,能重見天日與讀者分享我的喜悅。